Gun_步行太阳

死猪不怕开水烫,考试越近爹越浪。

【的名】倚枕温席(2)(年龄操作)

22岁的场×幼年名取

这章大量回忆杀掉落。

很尬,听我的,真的很尬。

少女漫画风。ooc严重。私设如山。

(1)  (3)

<<

“那么,我要走了,再见。”

的场听见眼前的人这样说着,脸上带着天真纯粹的笑容,那是以前的周一从未对他展露过的。

未曾细想,身体便先一步做出了选择。的场望着眼前的人被自己握住的手腕,微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

“小孩子一个人乱跑太危险了,我陪你回去。”

“都说了不是小孩子!”名取说着就要把手抽回来,力气却远不及面前的大人,最后只能被的场牵着小手,气鼓鼓地在前面带路。

此时的的场却在思考着自己的举措是否合理。很显然,周一因为某种原因回到了幼年时期。他的意识和能力都太稚嫩,再加上没有了式神的协助,不说与名取家为敌的家族,即使是与其毫无过节的除妖人,为了向的场家示好说不定也会冒险一试。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一才会变回原样,所以,这段时间,他必须在自己的保护范围内。七濑那里自己可以解释,可是要怎么说服眼前的这个小孩子呢?

的场望向天空,被云翳掩盖的耀眼光辉已逐渐坠向西方,午后的余热开始消散,空气中飘荡着细小的绒毛。的场眯了眯眼睛,就在不远处,在一条河的河边,长着一大片狗尾草。

他停下,看见前面的周一不满地回过头来。他俯下身,摇了摇握住自己的那只手,“想休息一下吗,周一?”

他们俩并排坐在岸边,小时候的周一很安静,他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狗尾草的叶片。

的场将脑袋支在撑起的手臂上,望着周一垂在一旁的另一只手。其实这双手他握过,这里他们也来过,的场想道。

不过现在一想,觉得是很久以前了。


只存在回忆中的,温柔沉静的盛夏傍晚。

“你所说的看烟花,就是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吗?”终于艰难地挤出人群的名取攥紧了自己的书包带,汗水使单薄的衬衫紧紧贴在了身上。

在前面带路的的场置若未闻,名取皱了皱眉,心里抱怨自己真是脑子一热就答应了的场,又不好临时反悔。还有这小子还真只是来看烟花的啊,名取扫了一眼周围的店铺,跟了上去。

“就是这里吗……”名取望着终于停下来的的场松了口气,将眼前的几缕碎发别到耳后,待看清眼前的景象后愣了一下。

眼前是一条熟悉的河流。

名取喜欢站在河岸边想心事,但他最近来的时候都站的比以前的位置远了很多。

并不是怕遇上什么人。

是巧合吗,明明一直躲着在这里和他遇见,却偏偏答应和他一起看烟花。早知道就问问到底去哪了,名取皱起了眉头,不过大概自己问了也问不出来。

澄黄的天空里掺杂着火红的夕照,黄昏的日光如雨帘般顺着风洒在河面上。粼粼的波光反射进名取鲜红的瞳仁,他的眼睛里,是河岸边,那一片片开得浩浩荡荡的狗尾草。

为什么偏偏要来这里啊,他走上前去,手拂过狗尾草柔软的小穗,微风拂起他耳边的碎发。当他转过头来,那个本该带着笑望着他的人,已经不见踪影。名取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嘴角不自主的咧开,眼睛却固执地睁大,寻找着那个恶作剧的人。

他想他不应该来,两个人独处,还是在自己曾经偷偷观望过对方的地方。这让他遇见的场时本就脆弱的防备更加不堪一击。脆弱的情感不能如此轻易地展露给外人,尤其是注定要分道扬镳的人,不是吗?

名取席地而坐,手臂环住双膝。风继续吹,吹得很轻,很慢。心里的感情却如疯长的藤蔓,缠绕着心脏后,一点一点的,随他的举动收紧。

纷飞的发丝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名取用手将它拨开。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一根苹果糖被那只手的指尖捏住,像骑士献给女王的鲜红的玫瑰花。他听见身旁传来的场的声音:“周一应该喜欢吃甜食吧。”

你看,他总是这样,擅自闯入,擅自离开,又擅自回来。

“多谢。”名取将手伸向那个甜蜜的陷阱,像躲避火苗一般避免与的场指尖的轻触。

可是心,跳的太快了。

名取舔了一下鲜红的玫瑰糖衣,太甜了,他皱了皱眉,然后将苹果糖整个塞进嘴里。他没注意到的场的笑容隐去了,在看见他的舌尖滑过透亮的糖衣时,的场的眸底暗了暗,牙齿咬住了下嘴唇。


天色已经黑透了,河上的栈桥亮起了灯,远方人头攒动,阵阵欢笑声传来。他和的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在又一次短暂的静默中,名取将手伸进水里,用指尖点着嵌在河沙里的光滑圆润的石头,溅起小小的水花。狗尾草随风轻轻地摇曳,在月光流泻的河面上留下剪影。

烟火大会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呢,名取想着,他听见一阵簌簌的声响,知道是刚才一直站着的的场坐了下来。还未等他想到一句适宜的话来开口,一阵温暖的感觉便覆盖了他的手背。他的心提了起来,无形的藤蔓再次收紧,心脏不受控地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胸腔。名取长大了双眼望向河水中交叠的两只手,转头看向的场时,身边的人却一如既往地笑了起来,“你的手,很凉。”说着将手收了回去。

名取想说点什么,他本不应该为了这样的玩笑生气,但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嘭——”得一声,烟火大会开始了。名取转过头,望向深暗的天空,如流星一般闪耀的光芒落进他的眼眸里,也如流星般转瞬即逝。“很漂亮。”他只能说这三个字,他坐不住了,他想走。但他察觉到了的场灼热的视线,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不能认输,对吗?他这样想着。

的场一直觉得黑夜会将所有美好的事物掩盖起来,但当他望向名取时,这种观点不攻自破。月光描摹着他精致的眉眼,就在鲜红的烟火落下的那一瞬间,名取的嘴角上扬,翘起了一个很小的弧度。

“是啊,确实很美。”

这句低语即刻散进了风中,的场不确定名取是否听见,又是否听懂了。

-TBC-

<<

狗尾草的花语:坚忍、不被人了解的、艰难的爱,暗恋。

508名取经常待的地方就是狗尾草丛生的河岸。






要是这不是狗尾草就尴尬了

关于名取为什么会笑,这个……你们可以理解他突然灵光一现脑洞一开觉得的场可能喜欢他,然后觉得这是无望的幻想,所以苦笑了一下,然后的场对周一自带滤镜所以没看出来……

啊,这么一说真的好尬啊……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