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_步行太阳

死猪不怕开水烫,考试越近爹越浪。

【的名】倚枕温席(上)(年龄操作)

突如其来的脑洞,22岁的场×幼年名取。

不要管名取是怎么变小的,主要是想看小名取给的场大人包扎伤口的场景~

无脑发糖。逻辑狗带。OOC。多私设。

(2)   (3)

<<

令人厌烦的夏天。

头顶是一层层绿油油的树叶,细碎的阳光透过其中的缝隙,在细软的草地上留下斑驳的光点。声声蝉鸣此起彼伏。

也许不该出来的,的场将伞稍稍倾斜,遮掩了耀眼的阳光。

刚又往前走了几步,蝉声稍减。一丝风悄无声息地从身边擦过,如一缕轻飘飘的丝线。

的场轻微地蹙了蹙眉头,身形一顿。四周却没有异样。

也许只是路过的?的场转了转手中的伞柄。这样想着,却听见那妖怪前去的方向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撞见了的场家主还搞出这种动作,不知是否是道行深不可测故而不畏惧除妖之人,还是初出茅庐不知死活的愣头青。隐藏在黑色油纸伞后的男人冷笑一声,指尖轻轻一挥,符咒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妖怪,猛烈的气流卷下枝条上的翠绿叶片。

原来只是个莽撞的大家伙。的场不紧不慢撑着伞走到近旁,没握着伞柄的手中是一只小瓶子。他拔出瓶子上的木塞,隐藏在瓶中的家伙扑向那只妖怪,它的身躯被像野兽一般的皮毛覆盖,眼睛流露出的,是像持有它的人一样,不屑一顾的神色。

“吞噬吧”,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妖怪复又回到瓶中,的场塞上瓶塞。

“那只妖怪……它……它被吃掉了?”

那个小孩子原来还没逃走吗。的场转头望向草丛后瑟缩着的身影,没有回答,却问道:“你能看见它们?”小孩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紧接着飞快地摇了摇头,犹豫着往后退了几步。

“刚才碰到妖怪不跑,现在却要走,难道我比妖怪还要可怕吗?”的场轻微地笑了一下。为什么要问这样的话,直接走开不就好了?自己恐怕在做多余的事,的场想道。

但那孩子身上,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气息。

他往前走了几步,继续说道:“我不会伤害你的,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可是帮了你的大忙哦。”

小孩子停止后退的脚步,轻声说道:“不。”的场愣了一下,却听到对面的人说道:“不可怕。”

他接着说:“它刚才没有伤害我,你不应该让你的妖怪把它吃掉的。”

的场失笑,果然是小孩子,有着这样愚蠢的让人熟悉的信任和善良,“它刚才没有碰你,但等到获取了你的信任,它可是会吃掉你的哦。”

对面的人鼓起了脸,将视线转向一边。还真是和那个人很像呢,连这种生气的样子都一样,让人想继续捉弄他。的场又轻微地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热傻了才会在这和一个小孩子斗嘴。

“你的手流血了。”对面的人又说道,语气分明是“啊我才不想告诉你就让血一直流着好了”。

的场看了看自己握着伞柄的手,有一道细小的伤口,是刚才被卷起的树叶划得吧。他无所谓地擦了一下。对面的人走了过来,“不包扎一下吗?这样很容易感染的。”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

出于某种的场自己都不知道的想法,他将伞换到另一只手上,伸出受伤的那只手,“那就劳烦你为我包扎了。”

一个小孩子居然会随身带着绷带。的场微欠着身子,打量着眼前的人,小孩子低着头,像是对头顶如箭一般锐利的眼神浑然不觉。他的指尖滑过的场的手心,就像一缕轻风拂过脸颊,有种痒酥酥的感觉。“这是我妈妈教我的,跌倒的时候要这样包起来。可是我妈妈已经不在了。她的身体不好,是因为我会看到怪东西所以才会引来不幸,叔叔他们是这么说的。不过既然这样的话,应该在有人出事之前就找人把我处理掉……”

的场一时怔住了。

再去细看他的眉眼,金色的头发……鲜红的瞳仁……不,这样的人有很多,不一定就是他。的场心里这么想着。一滴汗水从眼前的人金黄的额发边滑下,沿着锁骨滑进衣服里。一块形似壁虎的阴影,从那里爬出来,绕过他雪白的脖颈,爬上了他的脸颊。

的场忽然觉得今天的阳光未免太亮了些,打在眼前的人金黄的发丝上,晃得人眼花。

他听见那个慢吞吞地包扎伤口的人终于说道:“包好了,还有,我不是小鬼,我叫周一。”

-TBC-

<<

想象一下小名取被的场怪蜀黍拐回家后,法术失效后成年名取在的场床上醒来。

名取:“我是谁,我在哪儿……”Σ(っ °Д °;)っ

他刚才没有碰你,但等到获取了你的信任,他可是会吃掉你的哦。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