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_步行太阳

【存档】What's a soulmate?

--What's a soulmate? 

什么是灵魂伴侣?

--Well it's like a best friend but more...

就像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不只是这样

it's the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that knows you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他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了解你

That someone who makes you a better person. 

他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Actually they don't make you a better person, 

事实上不是他让你变成更好的人

you do that yourself,

是你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

because they inspire you. 

因为有他一直支持你。

A soulmate is someone who you carry with you forever. 

他是个你永远挂念在心的人。

It's the one person who...

他是一个…

who knew you and accepted you and...

了解你接受你并且…

believed in you before anyone else did

相信你在其他人相信你之前

or when no one else would. 

在没人愿意相信你时。

And no matter what happens, you'll always love them, 

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永远爱着他,

nothing can ever change that.

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

原文及翻译来自:【盾冬】灵魂伴侣 What's a Soulmate【美国队长3】

【全职高手】原著王喻王互动整理

【第三百零三章 用心良苦】    

    “怎么看?”队长喻文州继续望着比赛,头不转地问着一旁的黄少天。

    “小孩的操作极快,恐怕还在王杰希之上,就是靠这个压了王杰希一头。因为快,偶尔出现的一些破绽也是一闪即逝了,很难捕捉到。而且这些短暂的破绽,我觉得他也不是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无所谓,才会放弃去弥补,努力追求速度。一个新人,哪来这么老道的经验?肯定是王杰希教出来的。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小子就是专门调教出来对付我的啊?”黄少天絮絮叨叨一大堆。

    “王杰希那边呢?”喻文州自然会去筛选黄少天的絮叨里哪些是废话哪些是有意义的。

    “一世英名大概要毁在这了。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打个电话恭喜他一下。我手机哪去了……”黄少天已经开始摸兜了。

    
    “王杰希本来不该输的。”蓝雨战队这边,喻文州忽然说话。

    “嗯,这小孩太不像话了。我们队里要有哪个新秀敢这么没大没小,必须罚他打扫一个月的卫生,不,两个月!呃……我看还是三个月,嗯,三个月差不多。”黄少天说。

    黄少天的废话喻文州自然是自动屏蔽掉,只是继续关注着场上说:“王杰希的技能加点,没有加彻底。”

    “嗯?”黄少天听到这话突然一怔。

    实战是要讲操作的,这大大限制了喻文州的实力。而论到其他的话,喻文州却无一不是联盟顶尖的素质。王杰希的魔道学者加点没有加彻底,这一点,同样以判断力著称的黄少天完全没有察觉,他更多是在观察着二人实战中的破绽,假想着若是自己上阵的话会有哪些可乘之机。这细微的数据上的差异,他真是完全注意到。

    “所以他的技能伤害稍稍差了那么一点,在这样胶着的连续碰撞后,积少成多,终于是显露出来了。”喻文州说。

    “你的意思,他故意让那个小孩?”黄少天说。

    “看起来是了,而且,他想不动声色地让……”喻文州说。

    “用得着这么细心地去捧吗?”黄少天嘀咕。

    “因人而异吧……有些人或者会因为惨痛的失败奋起,有些人大概就需要这样一次恰到好处的胜利竖立信心这孩子我们又不熟,王杰希这么做,肯定也有他的道理。”喻文州淡淡地道。

    “那还能让他得逞,赶紧戳穿他。”黄少天说。

    “厚道点吧!为了捧这一下,王杰希的牺牲已经很大了。而且风险也很大,这要是被对方看穿了,效果肯定适得其反。他技能点上的相让,幅度绝对也不大,我看大概只是两个技能上低了一阶而已。能掌握得这么精准,也是下了一番苦心了,用心良苦啊!”喻文州感慨着。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

【第三百零四章 肩负起微草的未来】

    “王杰希已经把他能做得都做到最好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这孩子了。”喻文州和嘉世的人打过招呼后,回过头来接着说道。


    王杰希没有放弃最后的尝试,但终于是回天乏术,他的魔道学者,结果是被高英杰的角色一扫把拍落在地后,再也没能站起来。

    全场一片惊呼后,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没过一会,开始稀稀拉拉地响起了一些响声。在这点掌声的带动下,声音已是越来越大。虽然比赛的结果和很多观众所期待得并不一样,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鼓掌的人中,甚至有两个站起来的身影。

    选手席中的喻文州。

    观众席中的叶修。

    他们眼中的精彩,却不是这一场比赛,而是这一场比赛中王杰希的付出。

    

    喻文州到底还是有没看出来的东西。

    王杰希所做得,比他看到的还要多。他甚至铺好了路,让高英杰可能发生失误的机率降到了最低。这一点,直至最终高英杰的那一个熔岩烧瓶扔出时,早察觉王杰希意图的喻文州和叶修才同时察觉到这一布局。

【第三百四十章 大神齐爆发】

    局面如此继续维持下去对二队可是超级不利。张新杰看出来了,苦于无法可施,其他三人也有察觉,但是,此时能做点什么的,也只有王杰希了。

    王杰希和黄少天谁也没能从谁身上占到便宜,此时王杰希一看己方队伍整体上说是大大的糟糕,和这个话痨对战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扫把一转,王不留行骑了就飞,没去救情况最危急的吴羽策的鬼刻,而是冲向着找不到机会帮助己队的张新杰。

    这个判断让张新杰着实满意。王不留行飞来一个熔岩烧瓶丢下,大片的火海让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不得不退。王不留行追上又一通乱打,王杰希那种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对于喻文州来说完全就是克星。他可以看出王杰希的打法意图,可以知道该怎么做,甚至怎么破解,但是他偏偏做不到。这种时候,喻文州也只有在嘴角留下一丝苦笑,玩命逃走。

    黄少天自然是很清楚自家队长遇了王杰希那铁定是会吃大亏,连忙追来救援。结果王杰希此时也是完全奔放起来了,王不留行骑着个扫把像是开了个火箭一样嚣张,四下里飞来窜去,非但骚扰着蓝雨的两位,到处乱扔的法术和魔法道具把周泽楷、楚云秀和苏沐橙也全部带进去了。

【第三百四十二章 暴力的姑娘们】

    谁知就在此时,一道豪光猛然从天而降,把还在空中转圈圈的王不留行罩了个彻底。光柱坠地,随后就是旋转分出六个小光柱,四下扫荡,就在这地界并肩作战的韩文清三人顿时也是被赶了个狼狈不堪。谁都认得,这是枪炮师70级的大招“卫星射线”,随便中上一下都不是好玩的。

    “今儿的姑娘真的都是相当暴力啊?”喻文州又是嘟囔了一下,这卫星射线,毫无疑问只有苏沐橙才有可能用得出来。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专事专办】

    “问题是,眼下的情况并不是这样……”这一次,众队长终于没有再沉默,先开口的,是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

    “主席所说的这点,其实我们都明白,也不会这么没有分寸。”王杰希接过。


    结果这时喻文州已经继续说了下去:“叶秋那伙人,有多少大家心中也都有数了吧?”

    “10个人。”王杰希说。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嘉世的缄默】

   “以叶修在荣耀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表示。

    “毫无疑问,叶修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说。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胜负】

    竖线攻击的地裂波动剑,横线攻击的拔刀斩,再加上流云这重剑剑客非比寻常的攻击距离,这两个技能交错成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朝着木恩钉了去。这一出手却够突然,两个技能的交错配合,更是恰到好处。

    但是……“攻速啊……”场边的喻文州叹息着。

    慢……这个缺陷对于喻文州来说是比较刻骨铭心的。而此时流云这漂亮的一击,却也因为慢,留下了些许破绽。

    不过破绽即便存在,对方,又是不是能抓住呢?

    有些破绽,那可是需要很高强的判断和操作才能捕捉住。就比如眼下流云这两个技能交错的破绽,喻文州虽有眼力看出,但若让他操作此时的木恩闪过,这可真就让他有些为难了。

    能不能闪过?

     没有问题的。


    微草战队这边,看到这一击时,王杰希心里也已默默地做出了判断。

    这个破绽,高英杰应该能看到,应该能抓住。

    不过应该做到,和做到,到底还是有着两个字的差别。

    但是高英杰没有让王杰希失望。

    承载着微草期待和未来的他,准确地捕捉到了这一机会。木恩在半空中一个轻飘飘的摇曳,顿时从重剑劈出的两个技能当中穿了过来。

    刷!

    晨露挥下,打在了流云的身上。

    魔法粉末的效果不可叠加,但寒冰粉新刷上的魔法效果,依然是减速,还有机率冰冻,只能让流云更加难受。

    胜负已分……关注着比赛的人们,心中都已默默下出了判断。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合理性】

     防守中要保持攻击性的作法有很多,直接硬吃伤害确实很豪迈很具攻击性,但是,选择的要求是合理,是效果最大,而不是一味追求某种特定的指向。

    过分地使用硬吃伤害这种方式,有可能会像梁方那样卖血过多,最后赚不回来而因为败点呢!

    如果能和喻文州单挑一次的话,她大概会更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不过这种机会恐怕很难有。不过也没必要,叶修的话,肯定也会看出这一点的。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我可是职业选手】

   楚云秀不说话了,但眼神依旧转来转去,看来还在好奇着这个问题。喻文州却在这时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顺势集中到他身上,他也就很自然地开了口。

    “嗯,因为韩队拒绝了邀请,又因为王队拒绝担任队长,所以最后负责那边想委任我做队长,我的意思,当然还是要问一下大家意见的,大家有没有意见?”喻文州微笑着,一个很多人自己来说可能都多少有点尴尬的事,他倒是挺自然地就说出来了,然后很平静地等候着大家的反应。


   “不是,我这个队长其实也不用管多少事,上边说还有指派给我们一个领队,由来他全权负责。”喻文州说道。

    “领队?”一堆人面面相觑,来前可并没有听过有这安排。

    “不会是要弄个外行来指手画脚吧?”王杰希皱眉。这次是国际赛事,组成的是国家队,所以负责的已经根本不是职业联盟,而是由国家竞技总局直接插手,会委派个不懂荣耀的人来负责实在太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人,那还“全权负责”可就有些可怕了。

    “据说是内行。”喻文州说。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合理性】

   “王杰希,真不愧是王杰希!!”苏沐橙击败刘小别和柳非后整个人都不好的阮成这时又激动起来了,情绪没比现场的微草粉丝们差多少,潘林和李艺博望着他,真怀疑这要不是上节目的话这货是不是就要直接扑上去抱着屏幕开舔了。

    “只要有王杰希在,微草的擂台实在很难输掉。”阮成继续感慨着,那口气,像极了祥林嫂说“我真傻,真的”的语态。

    潘林和李艺博完全无法接他的茬了,他们这是正经解说比赛呢,和一个脑残粉那是没办法沟通的。
 

   “不愧是王杰希啊!”阮成又赞美上了。


  “哈哈哈,王杰希,不愧是王杰希,这一手,太精妙了!”转播中全是阮成的声音,这家伙看起来恨不得跳到桌上现场来段舞蹈。尤其在看到唐柔从比赛席里走出,很是遗憾和失望地走下场时,阮成变得更兴奋了。



“死亡就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可以上床休息了。”




他曾在一个早晨来过,上午他没有来,正午他揍了他,下午他们累得不相见也不说话。






夜幕降临,大地和天宇黑漆。他长长吐息,安眠于枕。半晌,身畔窸窣,有人掀开他肘边被角,紧挨着他,轻轻躺下。那人带着橙花露水的气息,像清晨从帘缝里漏进的风。  

                                                                                                                                           ——解宁

已知:他们都活了116年,他们在一起2个月。

求:格林德沃在那个早晨停留了多长时间。

解:116×12=1392(个)

2/1392×24×60×60≈124(秒)

答:他在他身边2分钟零4秒。

【梅林传奇】 AM文推荐(Lofter/贴吧)【持续更新】

这次是真·推文~

推的文大家应该都看过,毕竟我看的文太少……(对手指,委屈.gif)

语言匮乏,非常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写个推荐真的要把自己折磨死了……

本人泪点超低,所以推的文大多为HE、已完结。连载中的会标出。

推的文主要来自:Merlin同人文整理

  • Lofter

  • 短篇

  • 【亚梅】双箭头 (完) BY 513号秘事

    这是一个亚梅两人都以为对方喜欢别人的故事。

    这篇文真的超级可爱!!!里边有一个情节记得很清楚是梅林不小心平地摔,再加上旁边的汽车回火让亚瑟以为梅林中枪了。第一次看的时候也被吓到了,作者真的太坏了!最后亚梅表白那一段那充满误会的对话真的憋出内伤,总之,强推!!!

  • 【AM】关于爱情故事 BY 513号秘事

    高中校园梗,大写加粗的甜以及痴汉亚瑟。

    我很喜欢这种大纲文,觉得好难写啊作者为什么写的这么好。亚瑟把梅林摁在储物柜上乱吻一通虽然只有那么一两句但是画面感好强,脑补了好久……

  • 【AM】I'm definitely not fucking JEALOUS BY 513号秘事

    超级短小又超级可爱的一篇文,天然呆的Freya很可爱,气冲冲的亚瑟可爱,一脸懵圈的梅林也超可爱,给作者大大比心!

  • 【AM】两小无猜 BY 513号秘事

    如题,纯糖不含刀,最后求婚不知道从那边脚跪下的亚瑟激萌!

  • 【AM】沙漏 BY 513号秘事

    ——“你好,我是Arthur Pendragon。介绍一下你自己?”

    一把用糖做的刀,当时顺着这位gn的几篇甜文看了下来心情欢畅,结果打开这篇看到最后欲哭无泪。但是是HE!结尾第一次看的时候真的很震撼,首尾呼应,满分作文!有种“你忘记了什么都没关系,因为有我在你身边”的心动的感觉。

  • 【Merlin/AM】亚瑟总在亲亲亲亲亲不停 BY Toshi歳

    亚瑟因为一个失败的咒语“总在亲亲亲亲亲不停梅林”。

    这个神奇的设定真是没眼看!亚瑟的“早安吻午安吻晚安吻以及吃饭亲扫除亲训练亲聊天亲打猎亲”,骑士团眼瞎的日常,还有由震惊到无奈到主动的梅林都超级可爱!

  • 【Merlin/AM】梅林总在黏黏黏黏黏腻腻  BY Toshi歳

    这又是一个神奇的设定。看文时一脸的痴汉笑无法抑制,文中作者说黏亚瑟的梅林“像雨像雾又像风”,看到这真是笑喷了。

    一个爱撒娇的梅林,和一个任由他撒娇的亚瑟,简直不要太美好。

  • 中篇

  • 【AMA】坐看云起时(二战德国AU) BY 吐魂

    01  02  03  04  05

    穷愁潦倒的梅林被亚瑟搭救,在一天天的相处中两人确定了对彼此的心意,但是,他们处于战争之中。

    一个不一样的关于等待的故事。

    Daegal对梅林说“你会等到他的!”的时候真的泪奔了。最后也是充满艰辛的HE了啊……

    当然前头也挺甜的,比如梅林闹别扭那段,真是敲可爱!

    那个,这篇文里皇姐和高汶的cp最后BE了……

  • 长篇

  • 一千年后1-8  9-16  17-23)BY 阿不

    梅林在一千年后的一个圣诞节又遇见了亚瑟,他不再是卡梅罗特的王子,但他依旧选择站在他身旁。

    一篇像阳光一样温馨的文。原剧中的主要人物都占了一定的戏份,而且每个人物都很温柔,很可爱,尤其是乌瑟的设定,第一次看的时候真的惊到了。很喜欢这篇文中的格温,真的是我看剧的时候一直希望的开朗、温柔、善解人意,勇于追求爱情的女生。并且在文中点醒了一直坚信命运的梅林。穿插的现实梗,一些原创人物,比如最后的旅馆女孩也很有趣,

    顺便一说,这篇文非常符合我站的cp,亚梅,兰斯单箭头梅林,高兰,格温和里昂,就差皇姐和莫姐了。

  • 贴吧

  • 中篇

  • 【无授权翻译】The Good Times Are Killing Me(非主流虐文)

    楼主的简述:亚瑟和梅林已是四年多的恋人,但乌瑟一直是他们感情中不稳定的因素,有一天梅林终于受不了,和亚瑟分手了。亚瑟为了面子而要求梅林仍以男友的身份和他参加莫嘉娜的圣诞派对,梅林答应了。
    这篇文章主要讲的是,相爱的人如何互相伤害。

    这应该是我看的第一篇亚梅同人,当时看的那叫一个爽。推文前又去翻了翻,亚瑟的故作无情,梅林痛苦的反击,两人不自觉的默契,朋友的关心,都非常的戳心。

  • 长篇

  • 【原创】Glassglow 玻璃辉(AM/ HE/ 中篇/ 原剧向/ 治愈513)【连载中】

    标题标的很清楚了但我还想再说一点。这篇和《一千年后》一样写的都是现代的故事,但是玻璃辉走的是正剧向。故事背景复杂,情节曲折、跌宕起伏,人物形象丰满立体。总而言之,是一篇难得的、值得一追的好文章。

    贴一个比较喜欢的原文小片段,是刚开始两人相处时期的:

    苏珊转了一转,回来看到刚才那两个人居然还没有离开。那双栗色小皮靴已经占领了白球鞋高地,踩着它上了位。
    五分钟以前,苏珊觉得这两人多半是对情侣,而现在,她对此坚信不疑。至于两人在做什么,就算约翰·华生也能猜得一清二楚。
    她抱住扫把转过身。十五分钟之内,她大概是别想清扫这间自助拍照机了。





【的名的】Faceless 无面(无授权翻译)Chapter 3

1 】【2

<<

他们在下午执行了仪式。七濑过来告诉他们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准备工作虽然很冗长麻烦,但这个仪式本身并不复杂。名取和静司只需站在准备好的区域,握住对方的手,念出誓言并喝三次酒①。只进行了不到十五分钟。

当静司发出最后一个字音时,力量立刻充盈了他的身体。他现在才意识到那个妖怪吸取了他多少力量。就好像在沉没水底之后又能顺畅地呼吸,又好像放下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正担负着的重担。他能感觉到力量的火花在他们俩紧紧相握的双手之间闪烁,他听到名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他的力量再次涌出。忽然,他感到自己的手有一点痒,当他向下看去时,名取那只轮廓模糊的蜥蜴已经在他的手上爬了一半。它在那待了几秒钟,就好像在犹豫着一样,然后它快速地爬回了名取的手臂上。他们俩盯着它看了几秒钟,然后名取抽回并且擦了擦他的手。

“嗯,” 他说, “这是个有趣的小细节。都完成了吗?”

那个监督的神父点了点头。

“还需要一点时间它才会达到最大的强度,但它需要自己完成这个过程,你们需要尽量亲密地待在一起。”

静司几乎要因为这整个糟糕的情况而发笑了,但是说实话这并不有趣。但是,那一刻他纵容自己做了件不符合他性格的事。他伸出一只手放在名取的背上引导他。在那几秒钟,他透过布料感觉到了名取的体温,和一束力量增强了些的小火花。名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并移开了。

“我带了一些要看的东西。我想只待在一个房间里应该就足够了吧,对吗?还需要多久我们才能真正地消灭它?”

静司耸了耸肩。

“很难说。我建议今晚尽量出来的早一点,张贴一些符咒。我们应该现在就这么做并且至少要阻止它继续在一定的距离内吸取力量。当记号变成黑色时,应该就可以了,但这需要多长时间不太好说。”

他打开门示意名取进去,但这次他把手移开了。

“我们在努力寻找关于它的一些消息。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这只妖怪到底是什么或怎样驱除它。一般来说,蒙着眼睛奔跑是个糟糕的主意,你不这么认为吗?”

名取笑了,但里面没有愉快的成分。

“如果你已经批评了我的驱除妖怪的风格,这将会是一场非常麻烦的合作。”

静司几乎也要笑了。

“你相信这个过程会变得很简单?”

“嗯,我们曾经合作得很好,不是吗?”名取回答道,他的声音很疲倦。

静司没有回答。

 

他把名取带到起居室,让他们之间的那种联系在他们修复结界之前更紧密一些。差别依旧令人吃惊,静司能够感受到力量在他们两人彼此之间的供给和循环,抵抗着他在最近几周感到的力量的流失。名取优雅地坐在房间另一头的一个垫子上,故意对静司不予理会,将一卷录写了文件的卷轴展开看了起来。静司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来观察他。

很显然他不是唯一一个因为能力的补给而感到精力充沛的人。名取的脸变得更红润了一点,他看上去更清醒了。然而,他显然还很拘谨和不自在。静司看着那只蜥蜴爬过名取的脸庞,它停了下来,就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只有这一次,静司允许他自己像这样注视着名取的脸,他再次意识到自己满溢的思念之情。他颧骨的线条,眼睛的色彩,弯起的嘴角,静司知道他会永远记住它们,但是在他真正允许自己这么做之前,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名取的身子颤了一下,开口说道,甚至没有从卷轴上抬起眼睛,

“很抱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脸上吗?你在盯着它看。”

“是的,” 静司平静地说,“那里看起来有一条蜥蜴。”

在那一刻,名取差点就要咧开嘴笑了。他的嘴角翘了起来,在他似乎意识到所有为什么他不能这么做的原因之前。

“它应该不会夺走你所有的注意力。”

“有可能我只是喜欢你的脸,”静司非常轻快地说,接着他几乎立刻避开了名取的视线。他刚才,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退回到了他们的过去之中,回忆像地面上的裂缝一样被撕开了。这一次,名取的脸突然僵住了,在他控制住自己之前,有那么几秒钟,他的眼睛里闪着愤怒的光。

“这倒是真的,以前每当我要问你为什么总是在我身边转悠的时候,你经常说些你不应该说的话。”

他的手无意识地将卷轴折了起来。

“尽管事实上,你早在那之前就告诉了我你确实想要什么,但我只是不能明白。我在那时候并不聪明。”

他停顿了片刻,空气就像被冻住了一样。静司知道他们俩在那一刻想到了同一件事。

当名取继续开口时,他的声音非常冰冷,

“你是怎样说的? ‘我是来找能派得上用场的家伙的。’当它不能再被利用时,你会让他再次派上用场的。如果我们保持这种方式相处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静司有无数件事情可以用来回答这些话,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在他们过去发生的事里,没有什么好寻找的。


当夜幕降临时,他们出去张贴符咒。刚刚走出门外,静司就知道至少妖力的结合已经有了很好的结果。他依旧能感受到那只妖怪的影响,四周就像被棉花塞满了一样,但他已经能在呼吸不困难的情况下走动。情况在他们靠近森林深处时变得越来越困难,静司几乎能感觉到他与名取之间的那种联系在努力排斥着妖力的流失。但他们还是在没有遇到太大困难的情况下到达了他们需要到的地方。那只妖怪还离得很远。

他们无声地工作着,这需要一点时间。但他们还是用符咒围了一个完美的圆圈,将这片区域包围起来以抵抗那只妖怪。当他们完成的时候,才感觉呼吸通畅了一点。

“森林剩下的那部分呢?” 名取问道。

“那里没有人,”静司说,“不需要我们担心。你会被我的这句话激怒吗?因为我想也许你花了太多时间和夏目贵志待在一起。”

名取摇了摇头。

“不,”他说,“和那没有关系,我有足够多的可以激怒我自己的事情。但我同意人类属于我们管辖的范围。”

 

“我猜你并不知道我们抵御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名取在他们又一次进入房间时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只妖怪能拥有像这样的能力,而且看起来它的能力在逐步加强。”

他的声音是一种发音清楚利落的商业工作者一般的语调,就好像他在尽力使自己保持一种文明有礼的仪态。

“不,”静司说,声音里有些因失败而引起的懊恼,“我想我们至少在抵抗某些与以往相似的东西,但现在看起来它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东西。我们尝试过在档案室里寻找有关的信息,但有太多的被掩盖了。我希望你可能会知道些什么,毕竟你的家族有一段漫长的除妖历史。”

名取摇了摇他的脑袋。

“所有的信息都被毁掉了。在我的家族,很长时间以来能看到妖怪并不是什么受人欢迎的特性。一切与它有关的事情都是不好的征兆。我是唯一……”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突然摇了摇头。

“我会派柊出去打探消息,也许这片森林里的妖怪知道些什么。它们有时候是很有用的。”

“我们已经派我们自己的式神这么做过了。”

名取很严肃地笑了。

“我想你会发现很多妖怪知道哪些式神是你们的并且躲避它们。我想这是的场家族缺乏怜悯之心所造成的影响之一。”

静司默认了他说的话,因为这其中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就个人而言,他不会轻易相信从妖怪那里得来的任何信息,但现在他们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

名取叹了口气。

“我要睡觉了。我想今晚我还要被迫待在你的房间里?”

“这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它会让我们之间的那种联系变得更强大。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张床。”

“真令人高兴。”

有人在他的房间里让他感到有侵害性,尤其当这个人是名取的时候。尽管如此,静司对名取看起来适应得很好有些吃惊。这好像意味着这里一直有关于他的回忆:他盘腿坐在蒲团上,发丝遮盖了他的眼睛。然后现在是纠正错误的时刻。但仅仅是这样的想法也立刻变得危险,静司不再去想它。他待在那里,在名取几乎立刻去睡觉的时候阅读一些东西。那张床被小心地安放在了房间的另一边,但是静司依旧能听到名取安静的呼吸声。当他最终把灯关上时,他在黑暗中花了好像很长的时间来聆听。

<<

注释:①日本结婚有“三三九度杯”之说,根据中国阴阳学说,奇数是阳,偶数是阴,三表示天、地、人。三乘三最高数九是最可喜庆的意思。所以结婚典礼上要“用三只酒杯,每杯喝三次,一共喝九回”。这是男女交杯酒必须完成的数量。“三三九度杯最早见于伊势贞陆(1417—1473)写的《帘中日记》中娶亲之时一节”(《千里同风录·婚姻》)记述过娶亲时的这种情景。日本婚俗受中国阴阳五行学说的影响,尤其是中世纪。——来自百度知道


【的名的】Faceless 无面(无授权翻译)Chapter 2

【1】

<<

Chapter 2

名取在此之后就离开了。当静司带给顾问们这个建议时,屋内陷入了骚乱之中。将一个家族的秘密呈现给另一个家族。跟一个与他们关系最紧张的家族的家主执行这种仪式。这真是闻所未闻。但是最终静司决定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没有多少选择。名取一定会去见夏目并且劝阻他同意签订这个契约。与此同时静司想到也许他可以和夏目谈谈这件事,但他实在没有时间去进行一场耗费时间的劝说。名取确实是极具说服力的,而且他很清楚(在驱逐妖怪这件事上的)时间约束。

接受这个令人难以接受的解决方案意味着情况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令他铤而走险。静司能对很多人毫无怜悯之情,这“很多人”中的之一就是他自己。他对此毫不关心。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只能描述为一场巨大的混乱,顾问们和的场家族的成员们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设法将情况转变得更能让人接受。的场家族是极少分享他的秘密的家族。最后他们终于镇定下来,他们毕竟是捕猎者的家族,他们以前经常应对并解决不好的情况。

“我们可以让这个过程变得短暂些”,静司的顾问们告诉他,“我们可以改变符咒并写出文件。如果依据古老的标准它必然会像是一场纯粹的婚礼,但我们可以提前在文件里规定好让你们俩分离开。”

他们为他担忧着,将那些可以用来结合和分隔任何东西的古咒文写了一页又一页。

“最重要的事情,”静司告诉他们,“是保护我们的家族。我们能向他隐瞒多少事情?当我们断开这种联系时,会失去什么?”

“什么也没有,”他自信地说,“他也许有他自己的符咒和契约,这是当然的,但是名取家族中没有一个人强大到可以打破我们设下的东西。名取家族花了太多时间来忘记了。”

他将要让名取在这里作为短暂时间内的新娘的主意几乎是有趣的,不过这是反话。如果有一件静司可以确定的事,那就是名取会让这里变得尽可能的不愉快。他对名取的愤怒态度一直很冷漠,并且这样已经过了很多年,而这个符咒却需要他们亲密相处。他们需要在相同的一个区域来让他们的力量互相注入对方的身体里。把名取带到这里的话,他有可能成为明显的令人不愉快的事物。但静司承认在某种程度上这样说并不对。在每天早晨看到名取的脸并不完全是令人不快的,即使这张脸会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名取在第二天回到了这里。他看起来有些冷淡,但静司感到了他的紧张并且知道他现在很想找人打一架。

“我跟夏目谈过了,”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并且明白如果你获得它的妖力可以做什么。”

“真的,”静司轻轻地说,“我可以确定你对他说了些非常糟糕的事情。你似乎留下了某种印象,好像我把力量视作可以沉迷其中并获得乐趣的事物。但他只是有助于完成这件事的工具。你知道我想赶快完成这件事。即使是你也没有在道德上反对我的理由。”

名取耸了耸肩。

“我认为你对能力的使用违背了我认为可以实现预期的结果的所有事。但是现在没有必要再次争吵了。你是对的。只是为了我们俩第一次有了一致的目标。而且我怀疑你对使用我的能力很感兴趣。毕竟你才是一直告诉我我需要变得更强大的人。”

静司向后靠在桌子上注视着名取。尽管他不会承认,但他在用轻松愉快的话说着自己的紧张与不安,他的妖力在缓缓地渗出,就像被那个妖怪吸取妖力的感觉一样。这就是他现在的方式。他不够谨慎地说了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么现在,”静司回答道,“这个约束我们的契约不够理想,不过生活中很少有事情令人满意。我们没有时间争论这件事了,这是我们不得不做的事情。我希望今天所有的协议都能达成,然后我们就可以尽可能快地执行仪式。那个妖怪吸取妖力的能力……非常强大。” 

他看到对此名取稍微长大了他的眼睛。他确实预料到很多种改变决定的情况。但现在他就重回他的立场未免有些太快了。

“多么浪漫啊,”他诙谐地说。“我需要作出这些约束我要作到沉默,能保守秘密,并且不拥有任何权利的承诺,要这样直到永远吗?” 

静司耸了耸肩。

“主要是弄清这里不会有东西永久性的存在。我想,你不会反对这件事?”

名取的笑容破碎了。

“我相信你在这个过程中极大的考虑了我的感受和需要。所以当我们完成这件事之后它们都会被作废?”

“当然,” 静司愉快地说,“那么,如果我们不一起睡,这整个力量融合的过程会更持久,真遗憾。”

这是件不值得一提的事,而且名取没有上钩,他的嘴角只是轻微地上挑了一下。

“很好,多么幸运啊,你提醒我我可以抑制我自己。”

 

在彻底地阅读那些文件并在没有反对理由的情况下屈服于各种各样的誓言之后,名取停了下来。真的没有一件事是他可以反对的。大部分是对的场家族的保护措施。静司没有假装名取可以采用和夏目一样的方式被利用。因为名取还不够强大,也没有夏目单纯。静司明白这一点,然而,他所担心的正是他极其反对利用名取做任何事的原因。尽管他几乎可以漠视他自己的一部分灵魂,但他很确信如果自己真的不可避免地需要利用名取他会选择利用其他的一切东西。这只是一个在很长的时间里他没有被强制做出的选择。

当所有的协议和仪式的契约都被弄完后,名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的场家族确实很严肃地保管着他们的秘密,”他声调没有变化地说。“尽管我想所有的签字的文件都意味着在此刻我是的场家族的一员。”

他凝视了这些文件片刻,然后嘲讽地说了起来,

“我想我应该庆幸自己没有被要求生一个继承人。我需要回家拿我的一些东西。如果我知道了融合力量的仪式的所有事情,我想我将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静司耸了耸肩。

“很不幸我们必须要亲密相处。你可以明天回来。我们仍然需要做所有紧要的准备工作。”

“而且如果我为此不在这里的话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没错。”

名取在离开的时候没有转身,但他漫不经心地扭过头来说,

“我很高兴这一次能被你所用。我的确还记得你发现我所能提供的能力不过是杯水车薪的时候。”

当门砰的关上时静司坐在他的椅子上,想知道到底谁是他们之中最大的傻瓜。种种像刚才那样的谈话萦绕在他的心头,唤醒那些他设法忘记的记忆。


在今晚一只熟悉的妖怪来了,搜寻着那受债的眼睛。它有着和名取一样的面庞,但这并不值得惊讶,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形。

 

名取在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出人意料地带了很少的东西。但关于式神的问题引发了一场争吵。名取坚持要带着他的式神,这是整个的场家族里不出意料的最不受欢迎的事。七濑有一个详尽的关于反对理由的列表,她非常冷静地反对道:她们是不为人知的独立个体,是或不是式神她们都可能不完全处于名取的控制之下。如果她们在名取的控制之下,名取也依旧有可能让他们乱逛从而进入她们坚决不能进的地方。毕竟这是一幢充满重要物品的房子。

“哦,我承诺她们绝不会离开我身边,七濑女士”,名取的声音很有力,“难道我不才是在这幢房子里处于最大威胁之中的吗?而且我很确信你有合适的封印方法来镇压那些闲逛的式神。”

七濑看向静司,等待着他的定夺。只是这一次,他真的同意名取的说法。

“只要她们一直在你身边,我对她们待在这里没有反对意见。但是名取,确定她们一直跟着你。涂了口红的妖怪或是式神在这里的待遇可不好。”

名取的肩膀绷紧了,但他的声音很平静。

“我肯定会记得的。”

<<


【的名的】已闻君,另寻沧海

不想剪视频,就弄了这么个东西……

有点小错误,太懒了不想改了……















几个月前在网上闲逛的时候看到的文言文翻译,然后我丧心病狂地把它套在了的名的身上……

我很想看的场假结婚把名取骗回家然后酱酱酿酿最后Happy ending的故事,有没有哪位聚聚愿意产粮啊~~

Someone Like You

另寻沧海

I heard, that your settled down.

已闻君,诸事安康。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r married now.

遇佳人,不久婚嫁。

I heard that your dreams came true.

已闻君,得偿所想。

Guess she gave you things,I didn't give to you.

料得是,卿识君望。

Old friend, why are you so shy?

旧日知己,何故张皇?

It ain't like you to hold back or hide fromthe lie.

遮遮掩掩,欲盖弥彰。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客有不速,实非我所想。

ButI couldn't stay away,I couldn't fight it.

避之不得,遑论与相抗。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that you'd be reminded,

异日偶遇,识得依稀颜。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再无所求,涕零而泪下。

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毋须烦恼,终有弱水替沧海。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for you too.

抛却纠缠,再把相思寄巫山。

Don't forget me, I beg,I remember you said:

勿忘昨日,亦存君言于肺腑。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it hurts instead"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hurts instead, yeah.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然。

You'd know, how the time flies.

光阴常无踪,词穷不敢道荏苒。

Only yesterday,was the time of our lives.

欢笑仍如昨,今却孤影忆花繁。

We were born and raised in a summery haze.

彼时初执手,夏雾郁郁湿衣衫。

Bound by the surprise of our glory days.

自缚旧念中,诧喜荣光永不黯。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客有不速,实非我所想。

ButI couldn't stay away,I couldn't fight it.

避之不得,遑论与相抗。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that you'd be reminded,

异日偶遇,识得依稀颜。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再无所求,涕零而泪下。

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毋须烦恼,终有弱水替沧海。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for you too.

抛却纠缠,再把相思寄巫山。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勿忘昨日,亦存君言于肺腑。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it hurts instead"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hurts instead, yeah.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然。

Nothing compares,no worries or cares.

无可与之相提,切莫忧心同挂念。

Regret's and mistakes they're memories made.

糊涂遗恨难免,白璧微瑕方可恋。

Who would have known how bittersweet thiswould taste?

此中酸甜苦咸,世上谁人堪相言?



【的名的】Faceless 无面(无授权翻译)Chapter 1

错误多,请轻拍。

为了不误人子弟这篇译文大家还是看着玩吧……

原文址    推文地址

<<

Chapter 1

空气中蕴含着一股新生的,不时发出轻微的爆裂声的力量,静司能感到这股力量像水滴一样滑过他的皮肤。这个妖怪正在成为一个麻烦。

“它在焦虑,”他的顾问们告诉他,“它在以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方式生长,并且时刻吞噬着力量。您也许想要寻找……替代方案。” 静司也感受到了力量正在被一点一点地吸取,它像毫不放弃的附在他身上的累赘一样,设法吸干他的妖力,像松针刺痛他的皮肤。他不得不关心起这件事。

它一开始进行地很缓慢。但随即空气开始变得沉重,妖力稍弱的妖怪开始恐慌地逃离这片森林。然后他开始有了刺痛感。有几次,静司离鬼火有点太近了,如果你靠的它们太近,那些微小的闪着光的鬼魂会设法吸取你的灵魂。而这就是他开始有的刺痛的感觉,很轻,但是毫不间断,持续不断的嗡嗡声紧紧地贴着他的皮肤游走。一开始他只是简单地外出搜集信息。他带着式神朝着源头出发。但他们甚至不能接近它,在那时静司感觉自己的力量都快被抽干了。那些轻微的刺痛感变成了像一条溪流一样滑行的妖力,并且流逝地越来越快。他意识到常规的方法在这种情况下毫无用处。随后他们派出式神收集消息,但是其它的妖怪不予帮助。

“他没有脸,” 据说它们只是重复这句话, “所以他拿走了你的。现在他被唤醒了。”

不管这个妖怪是什么,它具有强大的力量,摧毁它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你靠得它越近,拥有的妖力就越少。甚至当静司离它很远的时候,依旧有着微弱的妖力从他身上持续不断地流逝来满足它的欲望。并且,它在他心里植入难以抵抗的不安的种子,生活中最糟糕的事就是对某件事无能为力。

但是害怕妖怪的人不会成为的场家族的首领,且不说静司是第一位也是一流的实用主义者。这个妖怪的行动需要被停止,不仅是因为当今它造成的紧急危险,还因为有另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危险对的场家族的家主来说永远都是一个礼物。静司知道像这样的能力流失对的场家族来说是致命的。他需要联合一些力量,通过掌握足够的妖力来驱逐这个妖怪,因为现在的他仅凭自己的力量还远远不够。从驱魔的角度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处理方式。毫无疑问这不是最完美的方法,但是静司在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不算什么。驱魔是充满实用主义者和不幸的决定的一条永无止境的道路。在某种意义上他欣赏它的简单。他和他的族人讨论这个方案讨论了很长时间。

“但它足够安全嘛?” 他们问他,“要记住,致命的弱点是双向的。” 多么简单的真相,然而,是现在的情况太过危急而使他不得不铤而走险。静司知道他是拥有并能利用优势的人。如果他能利用现在的情况获得比除去那个妖怪所需的更多的妖力,那么他会很满意。夏目贵志是一个悲哀但温柔的男孩。静司认识足够多的能看到鬼怪的人,他认为友善是会褪色的,但悲伤永远不会。但现在,夏目是一个尽力保护他的朋友但天真的不能保护他自己的男孩,并且他具有能永远为的场家族所用的能力。静司对此感到遗憾,但这不会改变他设法利用他的事实。

静司所不期盼的(虽然他也许应该期盼)是名取周一在他的家门口出现。

在这几年里,静司实际上和名取的交谈时间不超过几句话。他们的生活轨迹有时交错在一起,而这也许是因为关于某些妖怪的交易,他们所有的交流几乎都是通过代理人进行的。对于名取为什么确实出现在了这里,这意味着静司把他弄得真的很心烦意乱,但他甚至没有尝试过这样做。在这样的场景下再次见到他是震惊的。不是那个美好的、易发脾气的男孩,而是一个满腹怀疑,对他冷嘲热讽的男人。但是那美丽的样貌还在,毕竟他一直拥有着它。

这是怎么一回事几乎不是一个秘密了。静司能感觉到在他优雅闪光的外表下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不过不值得如此绕圈子。

“我为你极高的工作效率赞扬你。”

名取露出了牙齿,在某种程度上应当类似于一个礼貌的微笑。他们俩对每个人,至少在表面上永远是礼貌客套的。虽然静司一直是更擅长控制面部表情的人。他以此为傲。现在他小心地注视着名取的脸,寻找机会告诉他他正在想的事情,并且为此感到愉悦,因为不受阻碍地直视名取的脸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那么,” 名取说道, “我听说你决定娶一个男孩,然后我不得不来送出我的祝福,这是显而易见的。”

静司非常巧妙地掩盖了自己的吃惊,并且也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他永远更善于掌控它。

“这样说太戏剧化了,” 他委婉地说, “这是一场合并力量的仪式,而不是一场婚礼。这不是唯一一件我带给过他的事。你知道有一个妖怪潜藏在这片森林里,你也感觉到了它在做什么。你认为你可以在没有任何对你力量的增援的情况下位于离它一百步的距离以内吗?”

“所以这也许是的场家主向一个孩子下手的原因?”

静司耸了耸肩。在他生命里与妖怪的斗争中他不是正直的,对它们也没有什么怜悯之心。他也没什么兴趣假装他不是这样。

“我需要一个拥有强大的力量来被我所用的人。这不是单方面的帮助。他所谓的那些朋友正处于危险之中,他喜爱的爱好和平的妖怪正在死去。这是一个对我们共同的麻烦的解决方案。”

他看到名取的下巴绷紧了。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静司不禁笑了起来。

“你认为我对他的善行来说是一种威胁?”

名取安静地笑了,当他再次开口时毫不掩饰话中的苦涩。

“哦,不。我不担心他的善行。我担心的是你对他力量的使用。你是对的,我确实了解你。在任何时候你所索取的远远超过你所给予的。”

在很长时间以前,当名取还是周一的时候,他和静司花了很多时间呆在一起。回想这一切时静司意识到他正将自己放纵在只有孩子才会沉溺的事物中,在他立刻抓住了身为的场家主的意义之前。他很确信自己已经变成了实用主义者。在很久以前他确实在走一条“找到他能利用的东西”的道路,他确实在局势中拥有无人能及的优势,而友善不会花费他任何东西。它不可避免的结束在了回忆里。

剩下的只是冰冷疏远的礼貌,那些像针一样刺痛人的话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了。有时让静司感到惊讶的是这些话依旧能够刺穿他。他永远不能真正理解眼前这个男孩,从过去到现在都是这样,像一只他不能驱逐的妖怪。另一方面这对于他们的关系倒是某种安慰,毕竟名取是非常难以预见的。

“从名取家族的首领口中说出的尖锐的话语,” 他冷静地回应道,他对名取话中的苦涩甚至没有扬一扬眉毛就欣然接受了。“那么现在你有另外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知道这个仪式的秘密的只有的场家族,而这个妖怪正在变得强壮。”

他的笑容有一点哀伤。

“我们都知道我是拥有足够的力量去被牵涉其中的人,如果我不‘伤害’夏目贵志,你会建议我伤害谁呢?”

名取金黄色的眼睛①中露出带着挑战的目光,他严肃的就像生活中对抗死亡的战士。

“哦,这不是一个问题。” 他说道,他的声音像蜜一样甜, “我会和你一起参加这个仪式。毕竟,你在伤害我的方面可是相当失败呢。”

静司僵住了,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被剥夺了氧气,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现在,他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那里面充满了畏惧和愤怒。

“你真的明白这个仪式?” 他冷冰冰地说 “它非常困难。和夏目不会造成什么后果。我们可以很简单的参与这个仪式并结合力量。你在另一方面是我们竞争对手的家族的首领,” 他想把手指压在自己裹着长裤的腿上,但他竭力克制住了。“我们不能只简单地完成这个力量结合的仪式。只签订契约是远远不够的。考虑到我们家族之间的关系,我们必须结婚。”

名取的笑容很冰冷,但他的目光没有改变。

“很好,现在我想我需要一件更好的和服。”

<<

注释:①动漫里名取的眼睛是红色的,不过原作者写的名取的眼睛是“gold”的。




【Free!】真遥萌点集合(持续更新中)

在b站看真遥的视频时忽然有了总结真遥的片段的冲动,方便以后自己回顾啦O(∩_∩)O~

其实最好还是一帧一帧地看,真琴对哈鲁酱的温柔的眼神那么多根本截不完啊!o(≧口≦)o

【第一季】

【第八话】

【4:44~6:05】

【我认为至少对遥而言是有的】


【7:22~8:42】

【我绝对没有在看你】


【15:43~17:46】

【总会有人在家等着你】



【第九话】

【17:41~20:10】

遥的初次告白】(只看画面真的很像表白啊!)


【20:44~21:09】

【礼物不需挑最贵】(我第一次看遥这样温柔地看一个人嘤嘤嘤~)

【第二季】

【第二话】

【11:33~12:00】

【幸福的一家四口出游(误)】




兰和莲这两个小宝贝都特别可爱!φ(≧ω≦*)♪

【第三话】

【5:15~6:08】

【牛郎游泳部以及终于成功阻拦遥的大天使】



【15:15~17:34】

【黑化的真琴大天使以及怜渚著名的“不,我不要分手”】



【第四话】

【11:31~11:58】

【夫妻相】


【第五话】

【6:25~21:01】

【此集怜渚高甜!】


【第六话】(这一话就是用糖做的一把刀,要谨慎观看)

【0:45~1:33】

【情侣鞋外加告白现场



【3:13~5:03】

【回忆杀】(话说真遥的定情信物好多……)



【15:35~19:12】

【心隐隐作痛……】



【20:30~20:52】

【持续心痛……】



【第八话】(lo主真情推荐,全看)

【12:37~13:25】

【著名的“真琴,回家”。】

(看这一集看的好兴奋,恭喜真琴终于解锁了遥的“吃醋”技能,啦啦啦♪(^∇^*))



【16:40~19:16】

【又有我最喜欢的一家四口设定】





【第九话】

【2:88~3:20】



【9:45~11:02】

【非常和谐的真琴和凛的谈话】



【11:38】

只在遥的幻象里出现了一秒的病娇琴


【第十话】

【11:00~15:17】

【“我要是说了,你会哭啊。”被这句话暴击。】

【这一集宗凛甜虐参半,最后凛踢总裁的腿也很萌o((≧▽≦o)】




【20:19~20:16】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第十一话】

【10:32~11:50】

【心情都很沉重的两人啊】




【16:20~21:10】

【一把四十米长的大刀】






【第十二话】

【5:19~6:17】

【闺蜜组谈心】




【第十二话】

【0:00~0:35】

【这一长段遥的欲言又止和表情变化真是……不说了自己感受】









【梅林传奇】盘点一下AM圈内大手

请不要有搜文的准备,因为这是一篇文。。。

梗来自http://007balalaya.lofter.com/post/1dd5512f_c711bae,已获原作者允许。

有那么一丝丝高兰~

那么我们开始吧ヾ(≧O≦)〃~

----------------------------------------------------------------------------------------------------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NO.1:龙聚聚

ID:我是一条小神龙

亚梅圈无人不知的镇圈大神,文风细腻感人,处女作《Destiny》除了感情线清新自然之外还将少年的成长刻画的无比真实,文章有着适当的矛盾冲突和淡淡的苦涩的感觉,被奉为入圈必读的神作。可惜的是文章都为BE,请爱好甜食的读者在结尾之前及时止步,不会影响整体阅读。

(爱与乌聚聚撕逼,请乌聚聚的粉丝嘱目)

代表作:《Destiny》、《命定之人》

NO.2:皇聚聚

ID:叫我女王大人

前期文风纠结痛苦,人物常常有着一段隐秘的心事难以向别人诉说,虽然最后都为HE但阅读过程中颇为揪心。后期文风大变,清水变炖肉,各种play各种体位以至于SM全来一遍。偶尔写篇清水也是燃到飞起,情节流畅自然,人物感情明朗。作者本人是个超级美的御姐,易勾搭,但是小心被反调戏。

代表作:《Someone is strangely fond of you》、《This is a car》

NO.3:盖聚聚

ID:大英百科全书

读这位聚聚的文章简直是一举两得,既可以感受作者细腻的文字创造的美好氛围又可以补充各种知识。文章比较偏爱受方,往往有L暗恋M多年的设定,cp洁癖者注意避雷。

代表作:《I need you》、《教你如何饲养一只梅子兽》

NO.4:乌聚聚

ID: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这位聚聚乃是黑转粉,虽然往事不堪回首但其丰富的人生阅历为文章增添了一份深度,很好的弥补了情感方面着力不够的不足。文章往往大格局,尤其擅长中世纪古欧洲文风,以战场、政治等方面展现主人公的感情,值得一遍又一遍地阅读。

最近连载的短篇文集的文风一改从前,萌的飞起~

(爱与龙聚聚撕逼,请龙聚聚的粉丝嘱目)

代表作:《儿子的新男友》、《见家长》(连载中)

NO.5:兰聚聚

ID:中央空调

这位聚聚人如其名,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暖男,好温柔好心水好想扑倒文风也是暖暖的,文章多为描写AM的同居生活,大量的生活琐碎却不显得啰嗦繁赘,感情线自如地穿梭其中,阅读的时候就像一杯温水滑过你的喉咙,温暖,让人沉醉。

代表作:《我爱你》、《同居生活三十题》

NO.6:高聚聚

ID:兰聚聚家的布丁最好吃了

这位聚聚和上面提到的兰聚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被誉为短篇小王子,十分高产,几乎每日一更。文章甜蜜可爱,擅长用第三人称描写自己被闪瞎的全过程。作者本人呆萌脱线,只要用吃的引诱他就会跟你走,当然,在兰聚聚允许的前提下。

代表作:《今天又被闪瞎了耶٩(๑òωó๑)۶》、《我怎么每天都被闪瞎╮( ̄▽ ̄")╭》

NO.7:滚聚聚and莱聚聚

ID: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强烈控诉这对夫妻档,整天秀恩爱连文都不更了!

擅长多种题材,史密斯夫妇AU、罗密欧与朱丽叶AU、青梅竹马梗、吸血鬼题材等,且篇篇文章都没有落入俗套,也许是夫妻档的原因,文章给人的感觉总是温馨的,读完之后让人会心一笑。

目前连载的《The lord》是娱乐圈题材,文章比较慢热,但情节搞笑、轻松,非常心水。

代表作:《Mr.Pendragon and Mr.Pendragon》、《The lord》(连载中)

NO.8:梅聚聚

ID:阿瓦隆的水我的泪

这位聚聚续写了因个人生活隐退的亚聚聚的文章,文章真的很苦很苦很苦。。。

但是文笔好的没话说,文章代入感非常强,泪点低的妹子勿进。

代表作:《千年》、《等待》、《回忆五部曲》(包含《Arrogant》、《Supercilious》、《Condescending》、《Patronising》、《Overbearing》)

----------------------------------------------------------------------------------------------------

留言:

1#梅聚聚的《回忆五部曲》真是虐哭我(>﹏<。)~呜呜呜……

2#如此青葱的少年,却只能出现在梦里了。。。

3#斯人已逝。。。

4#跪求楼上们别补刀

5#快看啊!!!!!!!!!!!!!亚聚聚回归了!!!!!!!

6#还放了新文章的预告:《The beginning》、《Our wedding》【截图.jpg】都是与梅聚聚合写的

7#有生之年

8#恭喜AM圈又有一对夫妻档

……

【The end】